星星纸坠

我看过草木葳蕤

外面的花又开了

Better Together

 洛洛第一人称 

西北边境小镇背景 青春疼痛文学

圈地自萌 请勿上升正主❗❗❗



你我相依/万事如意                ——Us The Duo《Better Together》 

   


01.

初春三月,微冷。

西北地区独有的沙尘暴正在窗外不停的肆虐,风扬起黄沙一片,罩住了整个世界,什么都看不见;风声呼啸而过,给人留下身处末世的错觉。

现在是大课间,我们却出不去。

所以大多数人都待在班里补眠。

所以室内仅有的一盏灯也被我们关了。

唯一的光源就是楼道里闪烁着的那盏忽明忽暗的老旧白炽灯。

我俩是班里仅剩的两个醒着的人。

但焉栩嘉是班里唯一清醒着的人。

在他的面前摊开了一本书,因为光线弱的原因,只能一行一行的拿手指指着,他的视线跟着手指在书页上的划动速度,读的格外吃力。

我像教室里其他人一样身上盖了一层外套,趴在桌子上准备补眠。

闭眼之前,我看见他读书吃力的模样,忍不住轻声对他说:“你这样还不如睡会儿,再看眼睛就坏了。”

“不要紧的。你睡吧。”他也轻声的反驳了我一句,手指在书页上的划动并没有停下。

听到这句话,我没有再开口说话,而是闭上了眼,遁入梦乡里面。

深睡前我又听到有人叫他出去:

“焉栩嘉,数学老师叫你去拿你们班的模拟卷子。”

“好。”

接着就是书本被轻轻合上的声音。

02.

我做了个梦。

回到了小时候。

我最爱干的事就是带着小小的焉栩嘉去村子里四处闯祸,仗着村里大多数人家是自己亲戚就为所欲为。

今天吓坏了老张头的猫,明天弄疯了老王叔的鹅,后天又揪秃了李婶家垂到大院墙外面的爬山虎……

从我俩四岁开始,这类捣蛋的事就没少做过。

但他们只是认为这不过是小孩子家的捣乱行为,所以处理方式只是当时吓唬一下我俩,之后就没有什么之后,或许他们转头就把我们忘了。

一直到10岁那年秋天,我们在村里大多数人家秋冬时节堆放草垛的大草场附近点了一小堆火想要烤红薯,一个没注意,就烧完了村子里多半数人家的草,还差点把村子点着。

我俩第一次听到他们这样怒气冲冲的对我们爸妈说“你们该管管你家孩子了”这样的话就是在那天。

也是第一次,我俩被爸妈怒气冲冲的提溜回家,打到半死。

第二天中午我摸着屁股,忍痛从房间里出来找他,远远看见他也摸着屁股向我家这边走来。

“洛洛哥, 我屁股好疼。”

一见面,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我也一样。”我苦着脸回他。

自从那件事之后,捣蛋的事我们还是继续做,只不过再也不敢碰火了。

也许从一开始我和焉栩嘉就注定要被绑在一起。

这么多年过去,一起捣乱,一起上学,一间宿舍,再到现在租一间房子备战高考。

这就算是所谓命运的安排吧。

03.

我被晚自习的上课铃惊醒。

焉栩嘉也抱着一堆卷子,赶在巡查老师查违纪之前跑回教室。

他身上,头发上,都是从风暴里带出来的黄沙,和豆大的汗水混合在一起,俨然一个刚在沙堆里打了几圈滚出来的人。

他回到座位旁边时,我从桌洞里抓起那包面巾纸扔给他,顺便开始无声的笑他。

他一边接过纸擦脸,一边给我翻了个白眼。

正想跟我说什么,就被巡查老师从门外边的一声干咳弄得憋了回去,拿起笔就开始写作业。

临放学前他扔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你完了!!!”

后面三个加粗的感叹号表示强调他此刻对我的愤怒情绪有多么强烈。

04.

“洛洛。”他把茶杯放到我面前,压低声音从背后喊我。

我闻声转过头,他俯下身,在我唇上轻轻落下一吻。

“赶快复习吧。”

他笑的像个大号馒头,拉过我旁边那把椅子坐下,又敲了敲我面前摆着的那本文综练习册。

什么嘛。

我在心里暗自吐槽着他刚才的行为。

这让我想起我俩第一次接吻。

那是去年暑假。

我家院子里除了我俩之外没有任何人。

我和他像两个年过花甲的老头一样,仰躺在树荫下的摇椅上乘凉,手里各自拿着一瓶冰镇汽水,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胡侃着天南海北各种事。

蝉在我们乘凉的那颗树上吵的聒噪,云在蓝天上飘的缓慢。

我俩慢慢的不再搭话,终止了这场对话。

我仰着头眯着眼,细数着阳光存留在树影上的那些细碎光点。

忽然有一小片乌云似的阴影缓缓飘来,遮住了我的视线,并且越凑越近,直到彻底遮盖住了整个视野。

是嘉嘉。

他在我的唇上轻轻落下一吻,然后快速离开。

我看见他的耳根已经开始泛红了。

原来我们并不是单箭头。

此时我感觉自己已经幸福到在心里不停的冒泡泡。

因为刚才喝过汽泡水,所以我们的嘴唇都是甜的。

那些意犹未尽的甜味蔓延在周围的一小片燥热空气里,跟着空气流通的速度快速传播。

“嘉嘉,你的味道好甜。”

“是橘子汽水味的。”

我抬起那只空闲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唇,仰着脸盯着他已经羞红的脸笑着说。

“咳咳,叔叔回来了。”他干咳了两声,像发现了救星一样跟我爸打了声招呼。

“是嘉嘉啊。”我爸把他那条花了一上午心血才钓到的鱼在我面前晃悠着炫耀:“我先回屋去做饭,你和洛洛俩个人好好玩啊。”

05.

距离高考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课桌中间摆的倒计时牌上的数字不停的减一减一,我们写完的练习册和模拟卷子不停的加一加一,家里茶叶罐里的茶叶也逐渐见了底。

刷题累的时候,我们时长会把自己脑海里冒出来的如“高考完就把试卷练习册这类的东西当做废纸卖掉”这类小心思讲给对方听。

得到对方的附议后,内心就怀着一点小小的雀跃回到题海里再次沉迷。

感觉视觉疲劳的时候,抬头一眼对方的侧脸,就觉得所有疲劳都烟消云散。

事实证明,这类方式真的很解乏。

06.

关于高考,我们想象过很多种以后可能发生的事。

但是万变不离其宗,考上或者考不上是这些猜想的核心。

我们想了千种万种,却偏偏漏了这种情况。

我们确实是考到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分数。

但是刚好与那所大学擦肩。

我呆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第二志愿的录取通知书。

说满意是假的,不甘心才是真的。

心里就像长了一颗小草,摇摆不定在现在复读和开学报道这两边,只要微风一吹,它就跟着哪一边倒。

“考到这个分数已经很了不起了。”

我妈把一碗绿豆汤放在我的书桌上,看了一眼我手里的通知书,离开前轻轻的留下了一句话。

焉栩嘉一个电话打来,引起一阵阵的微风想把那颗草的方向往回掰。

“洛洛,我们要不复读一年试试?”

“嗯,我考虑考虑。”

我一边回答他,一边舀了一勺绿豆汤送到了嘴里。

不太好喝。又涩又甜的。

07.

我们对于分数和学校的死磕精神来自于一堂政治课。

从北京毕业回来务工的年轻女老师被一个班里的几个皮孩子气的花容失色,头顶冒火,怒气冲冲的停下讲课的进度来教授我们“人生哲理”。

“没有见过世面的井底之蛙。”

“和那些大城市的孩子比差远了。”

下课铃响之前,她的嘴唇一闭一合,轻轻的吐出这两句不痛不痒的话。

我和焉栩嘉停止了手里正在进行的活动,抬起头用眼睛死死盯着她。

如果眼睛有杀伤力,那么她身上应该已经被我俩盯出了两个很深的窟窿。

07.

我和嘉嘉如愿读了高四。

在经历过所有类型的斗争纠结之后。

教室里那顶坏掉的老风扇依旧在我们头顶上吱吱呀呀的转一会儿停一会儿,我们也像往常一样背着单词刷着题,累的时候经常性的拿余光看一下身旁喜欢的人的侧脸。

读高四的代价就是要比别人多承受几份心理压力,以及身体疲倦。

汗水是双份的,但快乐也是双份的。

特别是喜欢的人跟自己追逐同一束光的时候。

我一直有种直觉,我和嘉嘉命中注定,是要一起从青蛙变成王子的。

08.

高考前一天,嘉嘉突然笑着对我说:“我们万一再失败了,可能真的会变成青蛙了。”

“不会的。”

“你我相依,万事如意。”




1/5@星吟. @妄想宇宙 

“玩孤独一掷的游戏

哪怕我要与这个世界为敌”


换个ID重新开始(原ID:若离satire)


高二文科生 本体幼稚大话痨

性格举止极其古怪   be重度爱好者


初恋追星汪苏泷许嵩

壶内营内无雷 

cp(主):南柯也梦 闻必归赵 何焉悦色

雷gsyy(不针对正主)

演员Op王瑞昌

婧op乃万

莎士比亚骨灰粉



“Peace &love”

想把看过,经历过的丑事公布于众,想为所有善良和美好唱首赞歌。

在这场荒诞闹剧里并没有明确的定义谁胜谁败,谁聪明谁傻缺,谁高贵谁低贱。


Q:最向往国内哪所大学?为什么?

中戏。可以一头扎进艺术的海洋里无法自拔,说不定还可以实现终身梦想——做一个莎士比亚那样的剧作家。

他是一个悲剧式的英雄。


虽然比他小三岁,但却总是喜欢叫他小朋友,把自己定位成妈妈粉。
他有种特殊魔力,让我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就感觉那么喜欢他。
喜欢他的音乐,他的态度,他的处世为人及所有。
也很羡慕他,可以把喜欢这个词做到极致。
也可以真正的做到抛开别人眼光,坚持自己。
“放肆喜欢你喜欢的,讨厌你讨厌的,这没什么大不了。”
          ——汪苏泷《这个世界让我一点不懂》
感觉他把这句话的含义诠释到了极致。
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什么时候才能做到他的二分之一呢?

8:30/“你和月亮,都是我的”/关于你

下一棒  @奶糖要吃肉 

回忆书信体

 私设南也为高中同学 一岁年龄差

圈地自萌 勿上升正主 ❗


 

‘那些年日子快进一样滑过 /有你的段落

/才是我记忆里唯一慢动作

                              ——汪苏泷《关于你》

南宝:

最近可好?

距离高中毕业已经过去七年,你大概也实现当时的所有梦想了吧?

今天整理旧物时突然发现几件东西,勾起了我对那段时光的回忆。

一本薄相册,一个小小的笔记本,以及一本沉甸甸的习题册。

我还记得初见时,你就像那些青春小说里的男主角登场一样,穿着白衬衫牛仔裤,脸上带着对陌生环境的自然戒备。

“大家好,我叫周震南。初中九中。”

似乎不太好相处,这是我对你的第一印象。

原因是别人介绍时说了很多有的没的的话,而你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你叫什么,来自哪里。

后来才知道你只是认生放不开而已。

当我在介绍自己喜欢写歌的时候,你转头看向了我,眼睛放光。

果不其然,下课后你就立刻走到我座位前找我。

“你就是刘也?”

“是呀。 ”

“你好,我是周震南。”

那时的气氛是真的尴尬,讪讪的聊了几句也就尴尬的结束了那段对话。

后来我们不知道因为什么契机就变成了很好的朋友,一起写歌,一起去小卖部,甚至一起闯祸……

这些都是我们当时的小日常。

有时很羡慕那些写青春小说的人可以把高中生活写的那么美好并且令人向往,但是亲身经历过后才明白,其实不全是那样的。

从高一开始就要五点多起床一直到晚上十点多快要十一点,这些时间都不是完全属于我们。

大部分时间要上课,学习,刷题,课间十分钟还有匀点给卫生间。

于是跟你窝在音乐教室里写歌的大课间就弥足珍贵。

“热爱让你开始,责任让你坚持。”

这是你在某一天交流灵感的时候看着我刚写完不久歌词稿对我说的话。

那时候的我就开始感叹,为什么你年纪那么小,懂得却那么多,活的那么通透。

我总喜欢仗着身高优势揉你的头发,直到它因为忍不住愤怒而起静电。

而你总是会瘪着嘴唇用湿漉漉的眼睛看向我说:“也哥别揉了。会长不高的。”

你总喜欢闹姚琛和张颜齐,闹完后总是被那两个人摁在地上欺负。

熟了之后你每次都拉着我跟你一起闹,印象最深刻的那次就是你拉着我的手往操场飞奔,身后还有浑身湿透的张颜齐在穷追不舍。

“周震南你给我站住!”

“有本事你追到我呀,张大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但是敢面对自己内心的时候你已经走了。

那时候是高二下学期快期末的时候,你选了艺考,要去陌生的城市集训一个多月。

而我们这些留在学校里的人要接受选拔考试,挤破头也要去那个所谓的最优班集体。

类似于一场小高考吧,我对自己的成绩很自信,可难过的是你不能跟我一起去那里。

我们挺过了文理分科,但没想到还有分重点班。

在社交软件里,我们依旧像往常一样时不时的聊那些在身边发生的琐事。

就像还在彼此一样。

后来你集训回来了,带着一本沉甸甸的数学练习册来到我们班门口找我,笑的一脸狡黠,对我说:“也哥就靠你了。”

后来,那本题做完了,我们也该再见了。

离校那天中午,你红着眼把留言册拿到我面前让我写,我记得我只写了两句话:

“愿你:以梦为马,不负韶华。前程似锦,不忘初心。”

你还是瘪了瘪嘴,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我,吐槽我:“也哥你好敷衍哦。”

我抬手,揉了揉你的头:“哪敷衍了,这寓意多深刻多好。”

我们沉默了很久。

直到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响起,你像往常一样对我告别:

“也哥再见。”

就像那些青春电影的结尾,结局是从那天以后就变成陌生人,从此两不相欠,天各一边。

再见南宝。

时间它告诉我下文就是再也不见。

                                  你的也哥

                                  2019.9.13

                 


有小姐妹考虑一下中秋在老福特整个联合产出吗?!🌚🌝

就24h特别有排面的那种!

(南也/也南的视频,文字,手绘等皆可)

有意愿的话就在下面评论一下!

虽然是北极圈cp,但是别忘了我们是要“扎”出北极圈的!



“🉐 不 🉐 吧!?”

“那 🉐 吧! ​”